公司简介

 公司简介     |      2019-11-19

今年9月新学期开始的时候,距离贵州务川县城30公里外的沙坝村申家堡一所特殊的学校又开始上课了。村里的这所学校没有气派的校门、宽敞的操场、漂亮的教学楼,而只有两间青瓦房,整个学校里也只有一位老师和一名学生。

冠亚 1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这所学校是当地小学老师阚南忠为10岁的残疾儿童申晓燕专门建的。申晓燕因患有小儿麻痹症,父母也患有残疾,当地政府部门为申晓燕一家提供低保等生活保障,阚南忠作为帮扶教师于2018年历时三个月建成了这所学校,当年9月申晓燕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涯。

女孩患小儿麻痹症 老师为其建造学校

8岁的申晓燕

在贵州遵义市务川自治县沙坝村申家堡组,有一所特别的学校,全校只有一个学生。

想背新书包去教室读书

九月初,这所特别的学校也正常开学了。这唯一的一名学生是谁?老师们又是如何授课的呢?

2016年秋,阚南忠参加了务川县的教育扶贫,是申小容的辅导教师。一天中午,申小容向学校老师哭诉称自己无法再上学了,家里的父母和妹妹需要照顾。得知情况后,学校老师组织家访到申小容家里发现,一家四口均是残疾,生活无法自理。

从务川县城驱车,沿着蜿蜒曲折的道路行驶约一个小时,就来到了沙坝村申家堡组。一年多来,每到周末,务川县都濡中心完小的党支部书记阚南忠就会和爱人一起驾车来到这个小村庄,给一位名叫申晓燕的女孩上课。

很快,当地镇政府和学校组成帮扶团,六个人轮流为申小容家提供帮助。阚南忠第三次去申小容家里的时候听到了申家姐妹的一番对话:8岁的妹妹申晓燕抱着姐姐申小容哭着说:“我要进城读书,我要像你那样去教室,背上新书包,和小朋友玩。”这一幕触动了阚南忠。

申晓燕今年10岁,患有小儿麻痹症,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她的父母、姐姐也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没有工作生产能力。生活尚需别人照顾的申晓燕无法去学校上学,阚南忠就主动送教上门。

“不想让一个孩子掉队,让申晓燕也能上学。”阚南忠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这个想法也面临着实际的问题。申晓燕家距离学校有30多公里路,上学路途遥远路况不好。而申晓燕患有小儿麻痹症,身高只有60多厘米,不能正常走路,从小就依靠手扶板凳行走。

阚南忠:你量一下这块木料有多长,先量一下多少。

当地相关部门曾为申晓燕申请专门的学校,县城里的特殊学校主要针对聋哑、脑瘫儿童,不合适。距离最近的合适学校在遵义市,距家约有200公里需要接送,其家人也有诸多顾虑。

申晓燕:65.5。

建校

阚南忠:65.5米吗?是不是?

历时三个月建成“一个人的学校”

申晓燕:厘。

申晓燕好几次向阚南忠表达过她的愿望:去正规的学校读书。2018年开始,阚南忠决定满足孩子的愿望,他和妻子各自拿出两个月的工资,大概有2万元,请人在申晓燕家的空地上建了两间房子。特意为申晓燕定制了书桌、黑板,院子里还专门设了国旗和旗杆。

阚南忠:什么?

学校于2018年5月开始修建,8月份竣工,9月1日准时上课,跟正常学校的开学时间一样的,包括教材、考试都是一样的。申晓燕的学习生涯正式开始了。阚南忠为申晓燕制定了专门的课程表,包括拼音、数学、美术等,周末和节假日为她上课。

申晓燕:厘米。

得知阚南忠为申晓燕建学校的消息后,务川县副县长和县扶贫办等领导还曾专门到这所“一个人的学校”慰问这对师生。

阚南忠:厘米,对。

未来

阚南忠按照统一的教学大纲和教材来给申晓燕上课。每次走的时候他会布置作业,等下一次来进行检查和批改。

希望一直资助到孩子上大学

阚南忠:如果对100分的,给她一个奖,给她一个小旗。

申晓燕上学以后,阚南忠看到了她明显的变化。第一次见到申晓燕的时候,她不敢说话。现在已经慢慢变得活泼,不再自闭了。

记者:鼓励一下是吧?

阚南忠周末去上课,上午辅导语文,下午辅导数学,美术课也穿插着上。“申晓燕很聪明,我分配的任务她都能认认真真完成。她画的画很漂亮,跟着拼音能把课文读通顺。”阚南忠说,申晓燕的成绩很好,跟其他学生做一样的试卷,她都能考80分以上,有时候90多分,这让他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阚南忠:鼓励,这个就是给她一个鼓励。

阚南忠对以后已经有了打算,等到申晓燕三四年级的时候,他计划着在都濡街道中心学校附近租间房子,方便晓燕的母亲照顾她。阚南忠还打算让申晓燕一直上到大学,这期间他会一直帮助她。申晓燕很享受现在的学习生活,她对老师阚南忠的用心分外珍惜。

申晓燕虽然行动不便,学起东西来却很快。

对话

申晓燕:大公鸡,喔喔啼,叫我早早起;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一个孩子也不能落下

恪守一句承诺 建起一座学校

2018年历时三个月,贵州务川自治县都濡街道中心学校党支部书记阚南忠为沙坝村申家堡的申晓燕建了一所“一个人的学校”。今年,患有小儿麻痹症的申晓燕已经开始读二年级了。对这个孩子,阚南忠有更长远的考虑,他希望以后能把申晓燕带出去,一路资助她从小学一直上到大学,“为孩子建这所学校是一场美丽的相遇,在教育上每一个孩子都不能落下。”

经过阚南忠老师一年多的教授,申晓燕现在可以读书写字了,教学计划也从一年级到了二年级。由于长时间不和外界接触,有些字申晓燕虽然会读,却不解其意。为此,阚南忠老师花了很多心思,比如在教“植物”这个词的时候,阚老师就会特意带申晓燕到家附近认一些植物进行教学。

北青报:为什么要为一个学生建一所学校呢?

冠亚,阚老师平时就工作繁忙,除了党建,在学校也还有教学任务,身体也不好,患有痛风。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要坚持去给一个乡村女孩送教。其中的缘由还得从一场特殊的相遇说起。

阚南忠:申晓燕的家庭很特殊,一家四口都有残疾,父母几乎没有生活能力。越是这种情况,孩子越需要接受教育。申晓燕自己很想读书,这个心愿一直扎根在她的心里。但考虑到她家庭等实际情况,我作为一个老师想要满足她这个愿望,建一所学校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就果断这么做了。

2016年,在当地的教育扶贫工作中,阚南忠的帮扶对象是申晓燕的姐姐——申小容,在一次家访中,阚南忠和几位扶贫干部来到了申晓燕家。当时,这个家庭居住在残破的房屋里,一家人都患有残疾,生活十分困难。

北青报:学校建成后,孩子有什么变化吗?

这样的情景让阚南忠很是心酸,而就在他们做完家访临走前,申晓燕的一个举动打动了阚南忠。

阚南忠:孩子的变化是肉眼可见的,她开始接触知识,了解外面的世界,视野开阔了,对知识的渴求也更加强烈。孩子的性格也开始活泼起来,敢跟人交流接触,不再像以前一样自闭。这对孩子的发展来说,都是积极健康的方向。

阚南忠:她说我要跟着你(申小容)去上学,跟着你去上学。当时就走不了了,等一下子两个大人哭起来了,把我也(感动得)掉泪了。

北青报:一个老师要教学生所有的科目有困难吗?

从事教育工作已经近30年的阚南忠深知文化知识的重要性,申晓燕对知识的渴求,让他动容。

阚南忠:我本身是教数学的,这门课目前没什么问题。但是在拼音的发音或者其他科目上,孩子需要更加专业的学习,为了解决这些困难,我就给孩子买了一个学习机,里面可以放光盘,有教育类的动画片。她看着那个动画片,可以跟着学习。

阚南忠:想了想,结果我就跟她说,我说晓燕,我骗她,就说下周我一定来农村接你到学校去,因为今天天黑了,接去学校没有老师。

北青报:孩子学得越来越多,力不从心怎么办?

这并不是一句随口一说的玩笑话,阚南忠把它当作自己许下的承诺。由于把孩子接到城里去上学没有人照顾,阚南忠就设想是不是可以在家门口给晓燕一个人建一所学校。他的这个想法立即遭到了家人和朋友的质疑。

阚南忠:我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孩子小,知识面不宽,我还能教。以后就不行了,所以现在也在考虑让她去正规的学校上学。孩子智力没问题,很聪明,学东西很快,成绩比我们班的很多孩子都好。我打算三四年级的时候把孩子带到学校,在附近给她租间房子。现在我和妻子已经在做这个事情了,我妻子教孩子的妈妈做饭,以后可以相互照顾。

阚南忠的妻子 田淑霞:你要修一个学校,当时我是觉得不可能的事情。我以为他跟我开玩笑,然后要拿那么多钱来修一个学校,可能要很多很多的钱,可能我们也不能承受,我们毕竟是工薪阶层嘛。他说你去看嘛你去看嘛,我来看申晓燕,在路上走路的时候,我的心,我就觉得很心疼这个孩子。

阚南忠:这个也有人说过,他说你们家事情多了嘛,你说几万块钱拿给你孙子拿给你儿子,你说多好。你为什么要去帮扶这家人呢?我其他人说什么真的不管,我的决定,我的初心,我承诺了我就要做到底。

阚南忠计算过,在农村建一所简易的学校也就两三万元,这个费用他个人就能承受,不用去找政府申请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