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简介

 公司简介     |      2019-11-19

这些年,随着中国国力的强盛和世界影响力的提升,海外的中国研究兴起了一门新的学问:中共学。

Historical Origin,Internal Logic and Time Value of the Four Confidence

海外学界关心的是“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他们希望从对中国共产党的研究入手,更精准探求中国70年发展的密码。虽然,他们对中国的研究还难以摆脱东方主义的文明优越感,但中国共产党执政70年的成就,无疑正赢得越来越多的兴趣和尊重。

作者简介:李勇华,男,浙江农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总支书记,副院长,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浙江省农民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首席专家,浙江农林大学社会科学联合会副秘书长,教授;洪千里,男,浙江农林大学讲师,哲学博士。杭州 311300

很多人对一个古老的文明最终选择社会主义道路心存疑惑: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都不是中华文明的产物,缘何在中国就扎了根?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把西方文明中产生的马克思主义成功嫁接到东方,并使中华文明焕发新生?这恐怕也是海外中共学颇引人思考的问题之一。

原发信息:《观察与思考》第20179期

其实,要理解新中国70年,不妨把这70年放回到历史中。

内容提要:中华民族之所以达致“四个自信”,其历史渊源在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于中华文化5000多年的传承之中,是中华民族探求现代化和文明转型道路的结果。“四个自信”高度自洽、强力自证、具有严密的内在逻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理论和制度形成了一个相辅相成、浑然一体的逻辑体系;中华优秀文化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提供了“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四个自信”根源于在新的成功实践基础上对马克思主义科学信仰的重塑。“四个自信”具有超越国界和时代的价值,它重振了鸦片战争以来的中华民族自信与自豪,坚定了中华民族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实现中国梦的坚强决心,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推向了一个新阶段,激励中华民族砥砺前行为人类文明发展提供精神指引并探索更好的道路,将在引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走向复兴方面凸显中国贡献。

中华民族在五千年文明史中,一直保持蓬勃的发展力量。但进入近现代,中国却因为封闭、保守,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前不堪一击,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短短百余年间,中华文明从巅峰跌落谷底,甚至有“亡国亡族亡种”之虞。这个历史的创伤一直深深烙印在中国人的心头。因为在旧的文明系统中找不到应对现代挑战的办法,“睁眼看世界”便成为一个古老文明的行动自觉。

关键词:四个自信/历史逻辑/内在逻辑/时代价值

这带给中国一个经验:不守旧。不论哪一种文明,唯有保持系统开放性,不断吸收外来,才能适应时代的变迁。

标题注释:本文系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研究课题“农村文化礼堂建设中的祠堂文化资源运用研究”,浙江农林大学科研发展基金人才启动项目“浙学视野下的浙江农民发展研究”(2013FR082)的阶段性成果。

但“睁眼看到了世界”,并不意味着就拥有思考力和行动力。鸦片战争后的百余年间,有关“中国道路”的思考和实践一直没有停止。从清末洋务派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到保皇党的君主立宪,再到革命党欲以西方多党制、议会制改造中国,以及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中国风起云涌的无政府主义、新村主义、合作主义、泛劳动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等各色主义,但这些外来的药方无一例外都失了效。

一、“四个自信”的历史渊源

直到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和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中国才找到了自己的道路。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落地生根也曾历经曲折,最终因为批判了教条主义、本本主义,找到了结合中国国情的中国化道路,这条“中国道路”的探索才峰回路转,走上正途。中国共产党也在这过程中日渐成熟,成长为中国的执政党。

党的十八大报告第一次提出“三个自信”,明确指出:全党要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①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习近平同志又指出:“我们说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