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测评

 产品测评     |      2019-12-05

一般地说,影院电影拍摄和制作追求更为精雅,投资规模也相对较大。影院电影的这些因素,可以相对有效地确保其不仅有精巧独特的故事情节,而且有声响效果的震撼力,画面景象的冲击力,造就它较之电视剧乃至电视电影、网络电影所具有的更多优越性。即便当代很多电影院日趋“迷你化”,这也并没有改变影院观赏的艺术标准和基本属性。影院受众群体的性别、年龄、职业、身份地位、文化层次很不一致,他们处于一种有所分离但又是集体观赏的关系状态,很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在银幕上,投入到一种较为深沉的陶醉状态,从而获得更为深度的审美愉悦。毫无疑问,正是电影的这种影院性决定了电影无论如何应该成为相对更为精雅的艺术,这是其今后继续赖以生存发展的最为重要的基础条件。如果我们忽视或者漠视电影的这种影院性,那就会自觉不自觉地甚至是大大地降低其艺术创作要求,使人类在视听兼收的声像艺术领域失却上苍馈赠给我们的“沧海”与“巫山”,进而有可能葬送电影的完美存在。

然而我们看到,近年来在观众中获得较高关注度的英剧都是迷你剧,比如 《神探夏洛克》 《梅尔罗斯》《英国式丑闻》等。美剧也一样,虽然有很多单季24集的系列剧,但近几年来有线频道几部收视较热的精品剧,如 《权力的游戏》 《真探》 《西部世界》 《使女的故事》等,篇幅则越来越短,一般都不到十集。

电影性的根本在于其影院性

国产剧集篇幅越来越长,很多时候是在电视剧量产越来越大、竞争激烈的情况下,为了增强受众粘合度所做的选择。对于大众文化产品而言,受众粘合度是扩大传播范围、提升传播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而长时间的播放显然会对此起到积极作用。长篇电视剧更接近长篇小说,用足够的叙事篇幅耐心铺垫情节,徐徐展开,建构出一个世界。因为足够长而让观众在情感上产生某种熟悉感与依赖感,逐渐入戏。

尽管电视、网络的音视频与电影的声像具有比较相近的特征,但是由于其传播场域的差别,电影不仅没有被电视、网络音视频所替代,而且还能够独自继续辉煌前行。至于电影在传播过程中被动地“微”与电影在创作领域里主动地“微”是完全不同的——至少在学术研究领域里来说是如此。客观地说,所有本来为影院放映而拍摄制作的各种电影作品,当它们被放到电视或网络上进行播映的时候,不仅它们本来拥有的胶片属性或3D等效果都体现不出来,而且也不可能使观众获得影院放映所具有的那种整体感受效果。在这个意义上来看,凡是被电视或网络播放的影院电影,才是名副其实的“微电影”——被“微”小化的影院电影。

除此之外,话题性也是影响电视剧传播范围的一个关键因素。电视剧播放周期足够长,才能使电视剧带来的话题有充足的时间传播、发酵,进而吸引更多的观众。比如 《延禧攻略》,相信有很多观众是看到媒体上的文章以及各种热门话题,才开始中途追剧。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电影电视艺术研究所)

如果说长篇电视剧的讲故事诀窍在于每一集结束时制造一个叙事的钩子,使观众对下一集的故事发展与情节走向产生好奇与期待,那么,迷你短剧则是让观众在一集结束后,对刚刚结束的一集再三回味、恋恋不舍。甚至会因为情节密度过高,而感觉错失了许多情节,于是一遍遍回忆甚至重看这一集。 《9号秘事》每一集第一次看时都很难完整理解,在结尾真相揭示后,再重新看一遍才能对其中的一些对白细节恍然大悟。也因此,迷你剧如同电影一样,是召唤重读的一种叙事。

我们认为电影其实不能真正被电视放送,也不能真正被网络传播,不然电影就不是电影了。这一观点其实有一个潜在的认识前提或概念基础,那就是:真正的电影从来都具有影院性,即电影首先并始终属于影院,而且这一点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应该难以被改变。

《西部世界》剧照

所谓电影性,应该是电影之所以被称为电影并且能够区别于其他艺术样式的本质属性。当电视技术发展很快而电视内容难以满足其发展速度的时候,许多电影作品很早就进入了电视传播内容视域。就中国电视发展对电影作品内容的采集来说,无论是如《世界电影之旅》这样著名电影栏目的开设,还是电影频道的上星开播,都是非常具体的实例。尤其是后者,通过设立如“佳片有约”“喜剧天地”“动作90分”“东方院线”“欧陆影坛”“情感剧场”“周末影院”“周日点播”“探索影厅”等栏目播放国内外各种类型的电影作品,似乎很好地实现了学界所谓的影视综合。进入互联网基本普及时期,中国电影网1905.com及很多视频网站纷纷在线,使国内外数量众多的电影作品通过网络进行不间断的反复传播,似乎也拓展并深化了电影与网络的综合。

文化研究学者在对比电视与电影时,会提到一个明显的接收方式上的差异,电视在家庭开放明亮的环境中播放,观看更依赖听觉,而电影在影院封闭黑暗的环境中放映,则更多借重视觉,这是由传播渠道、传播场所等媒介特性带来的。这种差异导致两者虽然采用同一套视听语法规则,但在具体作品中,从镜头景别、角度到布光方式、剪辑手法,电视与电影都采用完全不一样的视听思维来呈现故事。而在今天的多屏时代,电视剧的观看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受众群体也日益多样化,这使得迷你剧和短剧可以摆脱传统电视剧的视听思维,更多地向电影靠拢。

在电视发展迅速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谈论电影即将死亡并进入博物馆的观点。但是,世界电影至今一直风生水起,于是人们开始发现并理解:真正属于电影的电影性,其实无法被电视及网络所替代,因此电影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确实还是很重要。那么,今天的我们应该如何理解电影性?

与之相适应,强情节、高密度的叙事节奏是迷你剧一大特点。在短短一集中,观众能够获得足够多的信息量、情节点以及悬念,其叙事强度和情节容量,相当于好几集长篇电视剧。一集英剧几乎就包含一部电影的故事容量,情节点多达几十个,中间往往反转两三次。由于叙事节奏快、情节密度高,就能在每一集完成一个起承转合的完整故事流程,在此之上,再用一个贯穿的叙事主线将每集单独的故事连接在一起。最典型的就是英剧《神探夏洛克》,每一集都是一个案件解决过程的完整呈现,又有一个贯穿几集的反派,所有案件都与一个大阴谋有关。 《9号秘事》每季六集,却在30分钟短短一集中,讲述一个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的犯罪故事,结尾总是有一个令人震惊的大反转,暴露出人性的阴暗自私以及日常生活潜藏的危机,让观众看完细思极恐。 《梅尔罗斯》短短五集,对应原著小说的五本,一集就包含整整一本小说的故事容量,可见叙事密度之大。

这就是说,真正的电影性,既在于其影院性,更在于其精品性,两者密不可分,彼此相关。关于今天我们如何看待并理解电影性问题的核心,其实就是在新的技术条件及传播环境下,怎样更好地认识真正的电影性就在于其影院性和精品性这个问题,哪怕我们都承认电影是大众艺术。因为这是确立从保持电影的电影性而坚持精品创作意识的重要基础,也是能够促使中国电影不仅走向世界而且能够影响世界的重要基础。

短剧和长篇的区别,首先表现在故事类型的选择上。长篇电视剧因为播放周期长,播出间隔密集,经常选择故事节奏缓慢、多个人物、线索分散、情节起伏较平缓的故事模式,观众不至于因为漏看了某一集而跟不上剧情发展。迷你剧经常是脑洞大开、离奇波折、戏剧性强的故事,比如惊悚、悬疑等,很少有家长里短、人物众多的大故事。

影院放映的电影被称为影院电影,它相对于电视电影、网络电影而言,是一个为后来者所界定的概念。世界公认的电影诞生日,不是爱迪生“电影视镜”的面世,而是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一个咖啡馆向社会公映他们的一批早期活动电影。由此可见,电影的影院性是与生俱来的,就像它的遗传基因。随着数字技术不断发展,如果说当下关于电影胶片性的关注可以逐步淡化的话,那么关于电影的影院性,其实不可忽视也不容漠视。因为这是电影保持其作为视听兼收的声像艺术高端作品艺术性、感染力的关键所在,也是守住其电影性的根本之所在。在全媒体时代到来的时候,电影在所有声像艺术中无疑还是最为重要的,正如在电视和网络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好莱坞还是美国传媒艺术界的大亨。

那么,就电视剧这一大众文化产品的叙事策略而言,其长度究竟有没有 “黄金定律”?

电影性的关键在于其精品性

国产电视剧越拍越长似乎已经成为某种趋势,动辄六七十集的冗长篇幅,伴之以套路化的剧情、拖沓的节奏,逐渐消磨了观众的耐性与好感。与之相对,很多国家的影视圈正兴起一股短剧潮,其中迷你剧更是另辟蹊径,以其短小精悍的时长、出其不意的剧情、快速高密度的叙事节奏,从大众叙事产品中异军突起、别开生面。